Reio

热爱的东西?好像没有了

两年前的我还能很笃定地说我很热爱经济,我非经济不可,我一定要做研究。但是现在我越来越觉得我没什么对它那么热爱或者坚定了。只有相对热爱和相对感兴趣了。我没有对什么东西有种发了疯的执念,觉得我一定要做到不可。我突然觉得人就这样混吃等死也不错。就这样沉沦在低级的快乐中也不错。

这算么,麻木了吗?我已经在内卷中失败了吗?我到头来,还是没找到自己的热爱吗?我对事情的热爱实在是太轻率了。实在是太不值一提了。无法持久,只有那么两三分钟的热度。我的fi无时无刻不在主导我的脑子。我明明不该是fi主导的才是。太无奈了,太无语了。

我好想有那种,疯狂科学家的信念。对事物执着到近似于毁灭的执念和热情。我没有,我作为一个追求学术的人我的疯狂还不够。我需要更加疯狂一点,我需要更多的推动力,我需要绝望中的创新性。

再这么下去我觉得自己要被黑暗吞噬了。麻木的人生对我而言是没什么意义的。实在是太空虚了。还不如我被成吨的课业压死。

我究竟是为什么会从一个几乎属于永动机的状态停下来呢?我又为什么会安于现状呢?我在温柔相待的太久了吗?可是bkl这种地方又怎么能算温柔乡呢?穷山恶水还差不多。所以我的根本原因还是,被天才们的光芒刺瞎了双眼吗?我到底该怎么做呢,我拼命挤进了他们所在的地方,到头来发现自己还是一个外来者,一个没有什么追求,四处乱串的,离经叛道者。

我有什么优势呢?

我以为我很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但是我还是在不断地,不停的,无止境的怀疑自己,我从未对自己有过满足的,爆棚的自信心。我又该如何在这条道路上走的那么远呢?我已没有那种初生的牛肚不怕虎的胆魄了,现在干什么都束手束脚的。为什么当我到达了更高的地方后,我反而在逐渐滚下坡呢?我那促使我走向更高的地方的的勇气和力量只不过是年少时期的一腔孤怒蟒出来的吗?我本质上,还是什么都没有吗?我真的想要放弃了,从我被那位教授的实验室拒绝的时候,我就想要放弃了。现在我的意志力终于耗损的差不多了。

我还能撑多久呢?

一条评论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