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io,  生活感悟

痛苦-女性(一)

关于女性议题的痛苦一直都存在。我看到的,我听到的,我能够理解的,我不能够理解的,精神上的,两性上的,包括大社会驱使下的,糟粕,偏见以及….绝望。

我对于女性议题一直都是悲观的,无比的悲观。那些在社会发展下产生的进步在我看来不过是千百年来女性受到的痛苦的那么一两针止痛剂,奈何效果不持久也无法根治早已腐烂的内核。这就像是上天从来都是“公平的”,但是哪怕“公平”如它也不忍直视女性遭受的痛苦,因此施舍下的一两剂镇痛剂,真是讽刺又可笑。

我几乎无法描述或者表达我对于女性处境的无力感。我也根本不想乐观的去看这些东西,因为它实在是让人乐观不起来。今天是我第一次刷到有关张桂梅先生的视频,也是我第一次对于”真正的女权“有了那么一些真实的定位和理解。在此之前,我认知里的真实的女权就是平权。但是这种平权的定义太模糊了,模糊到我无法举例说明。但是张桂梅先生诠释了它。就这么一位瘦小的,不惑之年的女性,在相伴自己八年多的丈夫去世后,将所有的心血投入在了支教中。以一己之力在偏远落后的大山深处创办了该县第一所免费的女子高中。她培养出的山里的女孩子大多数都考上了一本或二本,从事了老师,律师,医生,人民警察等伟大职业。具体细节可观看此纪录片:”在我死之前,想多救一个女孩!。”

而这么一位几乎比肩神明的圣贤却遭受了来自父权社会的无与伦比和丧尽天良的鄙视与谩骂。某乎网站对于张桂梅先生的评价是:”增强了男女对立,占用男生学习资源,歧视男性“等等诸如此类的话术。看到这些的我久久无法说话,我陷入了几乎死寂一般的沉默。我无法用语言形容人性的恶,他需要你去体会了,感受了,才能发现那是一种深入骨髓痛彻心扉的愤恨无力,以及深深的悲恸,几近将我的灵魂撕碎。我无法理解这样的人,我永远不可能理解他们。我只能对此类似人非人的东西感到深深的悲哀和可耻。

人可以不懂得廉耻,不懂得谦虚,不懂得节约,不懂得任何东西,但不能不懂得感恩和知足。生在温室里的花理所应当的认为自己唾手可得的资源是自己与生俱来的。有闲人日日以金为食却怨天怨地,而后有圣贤张桂梅先生行千里,用双腿走出来的路拯救了几千大山里的女孩子。如果不是她,那些女孩子就要在十几岁的年纪嫁人,辍学,生子,只为供养家里的“父亲”以及“兄弟”。如果不是她,她们或许这辈子也不知何谓或者,何谓除了生育,养家,服务,以及操劳之外的,活着。

重男轻女,生育机器,泄欲工具等,此类的与女性相关联的恶词,我见过太多,也看了太久。但我无法做任何事情。我无力,我绝望,我也惭愧。但张桂梅先生再次让我感受到了希望的光,那种顽强的,用生命燃烧出的光。

我依然对于女性议题感到绝望。

致敬,张桂梅先生。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