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感悟

老者

在快要遗忘前记录下一位令我印象深刻的人。

那是在回YL的长途车上遇到的老人。她有一头白灰参杂的头发,已是花甲之年。

起初,我并没有注意到这位老人,直到前座的一位中年女人与她进行了对话。

中年女人是一位似乎来美不太久的基督徒。为了传福音来到旧金山,在今日赶车回洛杉矶。

老人对中年女人问道:“请问,你知道这辆车的手机充电器插口在哪里吗,我没有找到。”

中年女人有些困扰,略带尴尬的用中文问道:“你会说中文吗?”

老人有些困惑的望着中年女人,没有作答。

中年女人用有些生疏的英文问道:“Do you speak Chinese?”

老人这才明白过来,她略带抱歉的摇了摇头说道:”实在是对不起,我不会说中文,我很希望我能说。“

至此,两人的对话结束了。一切都看起来很寻常,很普通。但我却莫名的,对这位老者产生了一丝好感与好奇,并在接下来的途中默默观察这位老者。

老人虽年事已高,却眉目清明。她大部分时间都在眺望窗外,静静的欣赏美景。到了午饭点的时候,她从随身携带的布包里摸出了一片纸袋装的面包,慢慢的小口吃完了。从头到尾,没有一块面包屑掉在她的身上。当车停靠在了休息站时,老人步履稳健的下了车,走到了就近的Subway买了一个三明治,回到车上小口咀嚼了起来。这次,依然没有任何面包屑掉在老人身上。

用餐完毕后,老人将鞋子脱掉,外套盖在身上后,靠在椅子上小憩了一会儿。老人身旁的座椅是空的,她应该把腿放上去再睡的,那样会舒坦点吧。老人熟睡期间,我拿起了自己带的书看了一会儿。看了不过一会儿就犯困睡去了。再睁眼时,老人已经醒了。她从随身携带的背包里拿出了一本书,名字我记不清了,只隐约记得书皮上的Love一词。她大约读了半小时左右,又从包里又拿出了一些类似于银行账目的东西和一个便签本,在本子上细细的写了起来。她写的是标准的花体连笔字,字里行间透露着一股优雅与镇定。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我突然有一种想要结识这位老人的冲动。我想要了解更多关于老人的生活,老人的工作,以及老人为什么要坐这么久的车回去,为什么不坐飞机?

老人写完后拿出了手机,手机的屏保壁纸是一位金发碧眼的小婴儿,大大的眼睛纯净的好似一块水晶。这大概是老人的孙子吧,我这样想道。老人发了几条信息后,又拿起了那本之前没看完的书继续阅读了起来。又过了没多久,车停在了downtown LA. 老人从容不迫的拿上了行李,下了车。我看到老人在车站前张望,和其他一同下车的旅客等待着来接应的人。而我,自始至终没能和老人说上一句话。

愿您一切安好,如果有机会,真希望再遇见您。这一次,我一定会向您问好的。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