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王叭说

一根鱼刺引发的惨案

怎么说呢,这一切虚幻的有些不真实,我和友人K,因为一根鱼刺,成功的开启了长达一小时三十分的“姜太公钓鱼”的哲学式胡言乱语。但由于场面太过混乱,我与K神智特别不清醒,因此我们的对话无法复原,因为实在是太离奇,太离谱了,以至于我无法将它完整确切的形容下来,不过归根结底可以总结为一句话:

“我和K一致认为一切生命轨迹以及存在的事物都逃不开虚无主义这个定论,而人生本身就像一个巨大的循环语句里包含的成千上万个for loop以至于没有人能够逃出它。而循环语句的condition为”if me and K exist”, for loop 的范围则为“As long as philosophy exists。“

哦,是的,没错,这句话听起来简直糟糕透了它甚至有些无理取闹,这大概就是我和K的相处模式吧。只有我们彼此能听得懂对方的胡言乱语以及胡搅蛮缠的”哲学“交流。

说起来我和K的相识也是极其的偶然。我们在soda地牢(学校的计算机院)相遇,而那正是K第一次去soda写代码,而K又恰好是我的另外一个友人Q的 lab partner。而我与友人Q的相遇也是极其偶然,是在某个夜黑风高的夜里,我们都在地牢写码时,可怜的Q因为刚转来学校门卡无效被锁在了soda门外,而好心的我正好路过给Q开了门。这实在是妙啊。由此想来,如果不是遇到Q,如果K不是Q的lab partner,那么我们或许这辈子都不会遇到。俗话说的好,好的友人都是在偶然中相遇的,我对这句话深信不疑。

虽然认识K的时间很短,甚至不到一个月,但是和K似乎有无穷无尽的共同话题以极其契合的底层逻辑和三观。唯一的差别是K实在是太风骚了,我实在是甘拜下风。

希望和K有更多有趣的”哲学“交流。

如果你看完这篇文章并且能明白它在说什么,并且对我和K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的话,恭喜你拥有至高无上的哲学天赋,我是认真的!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